首页> 集团动态 正文

【广电故事】我在电视台洗胶片

2021-04-30 09:00:43 作者:桑晓方

1970年9月,我19岁,分配进了浙江电视台。那时台里刚千辛万苦建成了北高峰发射台,每天晚上转播中央台和上海台。我的工作就是到点了打开机器盯着转播。

那时感觉北高峰离城里很远很远。山上还没造索道,公交车也少,要是下山错过了班车发车点,只能再爬上去留宿山上。时间长了就爬得快了,记得有一次只十七分钟就从山头冲到了车站。

不久,电视台从电台剥离出来,台里设了演播组、技术组和新闻组。我和张彩金一起下山到了新闻组。当时拍电视用的是胶片机,给我们的任务是冲洗16毫米黑白胶片。我们什么都不懂,台里送我们到上海台培训,有专业师傅手把手教。那时上海台可以说是全国最先进的。本来呢出差培训单位会安排食宿,还有补贴,但我父亲说年轻人要为国家节约钱,所以培训期间我们都住在我舅舅家。

学了三个月,我们回到台里,从零开始,自己摸索着搞了一个很原始的暗房,就开始工作了。冲洗设备很土气,是叫人根据我们在上海拍的设备照片,依样画葫芦做的。所有难题都自己想办法解决。显影定影药水,是根据配方,到试剂商店买药粉,自己按比例配制的。我记得里面有小苏打和硼酸等,衣服碰到药水就会褪色。密闭的小房间里都是难闻的药水味。配药水和冲洗的时候要戴手套,但那时的塑胶手套质量不太好,经常漏,手被药水浸泡,不仅皮肤被腐蚀,连指甲都被腐蚀掉了。你看,我的手指甲现在还是这么难看。

记者拍摄回来,片子就交给我们来处理了。暗房里有一个长长的水池,几个水龙头,显影和定影药水并排放在扁扁的桶里。要摸黑凭手感把胶片绕到架子上,一格一格分开。架子也是照样子用竹子特制的,大约一米长。冲洗胶片的时间和温度都很要紧,那时候条件差,精确控制温度很困难,我们就用一个加热棒来调节。

经过显影药水浸泡的胶片,拿出来用流动的温水冲洗一下再放到定影药水里,根据经验估摸着差不多了就拿出来再次冲洗,然后挂到烘干箱里烘干,最后再手工绕成一筒交给记者去剪辑。一卷胶片其实才录了几分钟的镜头,处理的程序一道一道,一天都不一定能完成。所以那时候一天的新闻没几条,时效也不像现在这么快。

有时候记者会告诉我们拍片时的曝光环境,可能哪里曝光不足等等,这时候就考验我们了。冲洗的底片,分室内光室外光一共1-20号。我们根据记者说的曝光环境,更主要是靠眼睛来判断这个底片是几号光,要在冲洗时尽量弥补缺陷,还原得好一点。这个完全靠平时积累经验,开始也控制得不那么准,做久了就有经验了。

新闻组人少,什么都要干。有时候我们也跟记者一起出去,帮着做点打灯、拉电缆线之类辅助工作。在现场就会比较了解哪些镜头需要后期补光。后来有专门的灯光师傅了,就不需要我们出去了。编辑记者剪片来不及的时候,我们也帮忙粗剪一下。剪辑机也很简陋,有小齿轮卡牢胶片,把需要的镜头沿格子剪下,边缘大约一个齿孔格宽度的外层保护膜刮掉,在变白色的位置用小刷子涂上丙酮胶水,两边叠牢压一下,就黏牢了。还要摸一下看是否接得平整、光滑,有一点点错位,放像机就会卡带、拉断胶片。16毫米胶片,一帧才手指头那么点大,要很细心很耐心才行。

现在回头看,技术一直在发展,开始我们用负片的底片,后来也用过反转片,大概八十年代有了进口的冲印机,比大衣橱还要大,又有了自动拷贝机,底片放进去,直接出来正片,而且自动绕成卷,方便多了。这张老照片上的就是拷贝机。

那时候的工作真是又辛苦又紧张,但是我们从来没想过苦不苦,只想着要完成任务,不出差错。有时候不小心冲洗得不好,心里就很内疚,晚上就睡不好,做梦啊。后来,摄像机用磁带了,我就开始做新闻制作串联工作,给播音员录制口播串词、图像消息,也兼职做过省际新闻交流,把浙江特色的人文景观、创新题材与兄弟省台交流。之后,又多年在总编室担任磁带科科长,管理节目和资料的磁带借用、归档,也是随叫随到。记得1999年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事件发生后,我接到电话,连夜到台里来帮忙找资料。

我们这一代人,不要称功劳的,只知道全力以赴把工作做好。现在想来还是蛮荣幸的,我一个啥都不懂的小姑娘,也参与过电视的发展历史,工作几十年没有出过什么大错。现在退休也十多年了,每当看到我们自己台的节目,心里还是高兴得不得了。


返回首页
热情的邻居,老太婆交性欧美,好吊色永久免费视频,18禁夜色福利院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